结构中的个体:新闻职业认同危机溯源
作者:丁汉青 苗 勃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3-27  点击量:229次
【摘要】研究发现,个体、传媒组织、受众(用户)、竞争者、政府、技术、资本等因素均与新闻从业者的职业认同危机存在关联,并且上述诸因素呈现结构化、层次化的特点,可分为内因圈层和微观、中观、宏观三个外因圈层。针对上述原因,可从以下几方面致力于危机消解:在个体层面,从业者应提升新闻职业素养,按照媒介融合的需求培养自身技能,加强职业信仰和道德自律;在传媒组织层面,要改善相对不公平的激励机制、双轨制度和晋升机制;在技术平台层面,互联网平台在内容分发时应丰富算法取值,应用技术手段避免媚俗、虚假信息的过度泛滥;在政府层面,面对报道的问题要注意应对方法,注重人文关怀,真正解决被报道者的难题。
1978年,麻省理工大学的尼古拉·尼葛洛庞帝曾用三圆交叠图示计算机业、出版印刷业和广播电影业的未来发展趋势,他认为这些产业正在走向融合,并且三圆交叠的区域将是未来的产业活跃区。这个远见可视为媒介融合(media convergence)的发端。时至今日,随着量子信息技术、天地通信技术、类脑计算技术、AR/VR/MR、人工智能、区块链、超级计算机、工业互联网、脑机接口等新兴技术从概念逐渐进入应用,媒介融合在实践层面愈加丰富且表现出多个面向。媒介融合的多个面向包括微观层面上的媒介生产融合、媒介组织融合、媒介技术融合等;中观层面的媒介产业融合等;宏观层面的社会监管和规则的融合、用户对媒体的互动使用与参与的融合、媒介融合的经济学及社会学后果等。 在这场由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所引发的媒介融合洪流中,人们将大量目光聚焦于传媒生产流程再造、传媒组织结构重构、传媒产业边界消融等议题,却在有意无意中忽略了媒介融合中的“人”——新闻从业者(此处特指从事新闻业务工作的编辑、记者,不包括新闻行业内的经营管理类人员)。这些从业者曾挺立在社会这艘大船上,怀揣新闻理想,秉持专业主义精神,为社会“鼓”与“呼”,既获得了公众的尊敬,又对所从事的职业充满了自豪感。但近些年,一方面,新闻记者离职现象频频发生[1],从业者的工作满意度也在下滑。[2]另一方面,职业伦理失范现象屡屡发生。2019年7月24日,
立即购买,享受随时随地阅读的乐趣 ¥ 3.00
上一篇:全媒体时代政治传播的新变化、新机   下一篇:媒体融合五年来新闻生产与传播的变

打赏

2018人打赏
全部评论 0
查看更多评论
新闻爱好者 2020年第6期 总第510期 出版时间 2020年6月 查看详细内容

bycms

  • ¥5
  • ¥10
  • ¥15
  • ¥20
  • 其他金额
支付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