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技术赋权与近代中国社会的自强之路
作者:骆正林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26  点击量:1042次
【摘要】信息传播是一种技术、一种资源,也是一种权力。在历史的不同阶段,特定人群对传媒技术的掌握和使用状况,决定着不同社会阶层的话语权和命运。近代以来,中国社会最大的特点是社会变迁,而传媒是社会变迁的重要力量。在中国近代史上,既有知识分子利用传媒赋权实现身份转型,也有大清帝国利用技术赋权实现体制自救。传媒赋权有时是社会启蒙的工具,有时是完善体制的动力,有时是权力更迭的催化剂。社会不同力量得到的传媒赋权不同,造成各种力量在社会场域中的博弈,最终形成“国家—社会”关系的调整和切换。近代先进的中国人利用传媒赋权,实现了民族国家内部权力结构的变化,推动着中国社会不断走向自救、自强之路。
信息传播是一种技术、一种资源,也是一种权力。然而,传媒的技术赋权并非是普惠的,并非所有人都能从“传媒使用”中获得同等权益。在历史的不同阶段,特定人群对传媒技术的掌握和使用状况,决定着不同社会阶层的话语权和命运。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处于不断地变革和转型中,中国传媒伴随着社会转型实现了职业化,并以“进步的姿态”发挥着启蒙、革命和建设的作用。正是传媒的技术赋权,让当时先进的中国人能够利用传媒推动中国社会不断走向自救、自强之路。   一、从社会思想史看传媒技术的社会赋权   “赋权”(empowerment/empower)原本是社会学的一个概念,赋权概念的提出与“权力”(power)和“无权”(powerlessness)密切相关。“西方赋权理论在本质上追求:给无权或弱势群体创造参与的机会,激发他们的潜能,让他们通过掌握更多的社会资源,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以此实现社会变革、推动社会进步,它的终极目标是社会正义和社会平等。”[1]“empowerment/empower”的词义有多重内涵,翻译成中文有授权、赋权、增权、充权等意思。鉴于此,社会学、管理学、政治学、传播学甚至医学等学科,都从自身研究的范畴出发,对“赋权”进行了很多卓有成效的研究。从信息传播的视角看,传媒赋权是传媒对社会权力关系产生的实质性影响,或者
立即购买,享受随时随地阅读的乐趣 ¥ 3.00
上一篇:短视频发展的七个法则   下一篇:网络化治理:电视媒体服务供给新模

打赏

2018人打赏
全部评论 4
  • adminuser4月前

    0
  • 612344月前

    adminuser

    1
  • 612344月前

    61234

    adminuser

    2
  • adminuser4月前

    61234

    adminuser

    2
查看更多评论
新闻爱好者 2020年第2期 总第506期 出版时间 2020年2月 查看详细内容

bycms

  • ¥5
  • ¥10
  • ¥15
  • ¥20
  • 其他金额
支付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