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与祛魅:20世纪广告理论发展话语谈略
作者:侯培圣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3-27  点击量:242次
【摘要】在学术史的书写中,“发展”是贯穿20世纪广告理论的支配性话语,在历史叙事中呈现出理论线性“发展”的面容。但连续“发展”的话语之下遮蔽着各理论间的错位与断裂,意识形态深藏其中,“发展”话语亟待解构。重返20世纪,米歇尔·福柯曾在对知识、历史、权力等问题的反思中转向谱系学。而今,谱系学同样可以作为透视“发展”话语的视角和方法,帮助学界打破线性而连续的宏大史链,于断裂、错位处寻得新的研究空间。
20世纪广告理论的发展问题一直是广告史研究的重点。“发展”二字,既呈现出一个学科对既有知识和范式的继承性,又彰显着该学科立足当下的创新性。时至今日,“发展”俨然成为书写广告理论史的支配性话语——20世纪的广告理论在对既有理论的继承、革新和在对其他学科理论的借鉴中连续、线性发展。张金海在《20世纪广告传播理论研究》中提到,从逻辑和历史两个层面梳理,可看出20世纪广告理论的继承、沿革、发展是连续的;[1]杨海军也认为20世纪广告理论在继承中向前发展;[2]倪宁、陈培爱等学者的观点亦如此。“发展”话语之下,广告理论的前进由时代之变和传播研究之变共同推动;前者作用于实践,决定着理论内涵的继承与更迭;后者构成广告理论的学理基础,决定着理论研究的理念与范式革新。由此,“发展”成为一条逻辑主线,在学术史的书写中将原本散落的种种广告理论贯穿、衔接,从而建构出历史叙事的连续性,呈现出一派继往开来的学术图景,实现了广告理论由“术”向“学”的转变。然而,当我们顺着逻辑、历史二维深入各广告理论的罅隙,便会发现“发展”话语的光晕之下遮蔽着错位与断裂。重访20世纪,北美经典的广告理论内涵是否在继承中线性发展?广告理论和传播效果研究之间是否具有历史关联?发展话语建构的动因何在?本文诉诸福柯谱系学的方法,力求打断连续的学术史链,在对这些问题的追问中解构发展话语。   一、断
立即购买,享受随时随地阅读的乐趣 ¥ 3.00
上一篇:媒体融合,县级广播电视台如何转型   下一篇:浅析截屏图片的功能、特征与风险

打赏

2018人打赏
全部评论 0
查看更多评论
新闻爱好者 2020年第6期 总第510期 出版时间 2020年6月 查看详细内容

bycms

  • ¥5
  • ¥10
  • ¥15
  • ¥20
  • 其他金额
支付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