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缘:互联网连接的新兴范式
试论算法逻辑下的隐性连接与隐性社群
作者:喻国明 曾佩佩 张雅丽 周 杨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3-27  点击量:244次
【摘要】作为连接一切的工具,互联网实现了内容网络到关系网络的构建,而大数据时代,智能化算法推荐为人们构建起以趣缘为基础的隐性连接,趣缘成为互联网连接的一种新兴范式。以趣缘为主要特征的隐性连接以标签的形式构建不同的隐性社群,重塑着社会形态。目前前人对隐性连接的研究还处于空白,通过将基于算法推荐技术下的隐性连接为出发点探讨隐性连接与传统的显性连接的特征以及隐性连接带来的问题与影响,并尝试从伦理价值适切的角度探讨显性连接与隐性连接的协同。
互联网用“连接一切”的方式重构了社会,重构了市场,重构了传播形态。而在这一过程中的力量体现为凯文·凯利所说的,互联网时代最核心的行为就是把所有东西都连接在一起,任何事物都会在多个层面被接入庞大网络中,缺少了这些巨大的网络,就没有生命、没有智能、没有进化。[1]互联网在其本质“连接”的作用下,不断构建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场景等多种关系,从而成为一种改变社会的庞大力量。 传统的社会关系下的连接是人与人之间传递信息、产生关系,即形成人际传播,再经由意见领袖在初级群体和次级群体等群体的两级传播之后产生人与群体乃至社会的连接。在现代社会,这样的连接通常以特定的血缘、地缘为基础,最早的研究可以追溯到社会学家滕尼斯提出的“共同体”与“社会”的二分概念开始,研究区域和环境如何影响人类社会结构的问题,在此时共同的地域被视为社区形成的核心前提。 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与应用,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方式、连接范围逐渐被媒介技术所拓展。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不再局限于临近时空当中的连接,互联网技术由最初的终端连接,不断演进,到内容连接、关系网络连接乃至发展到在大数据算法下支撑的趣缘连接,逐渐地将那些在传统社会中类似于小规模、松散化的俱乐部形式的群体连接起来,形成网络空间中的虚拟社区。 由此,连接是互联网的基本功能,是公认的互联网的内在法则之一。在互联网实现的各种连接中,人作为一
立即购买,享受随时随地阅读的乐趣 ¥ 3.00
上一篇:论《中国共产党宣传工作条例》出台   下一篇:构筑媒体“天眼”的区块链新闻

打赏

2018人打赏
全部评论 0
查看更多评论
新闻爱好者 2020年第6期 总第510期 出版时间 2020年6月 查看详细内容

bycms

  • ¥5
  • ¥10
  • ¥15
  • ¥20
  • 其他金额
支付类型: